• 无名年代

    2006-09-17

     

    在小山似的阅读作业间隙,--天知道我怎么找出时间来读的,我一路小跑着上厕所,去洗衣房,大口吞咽食物混个饱,在阳光灿烂的周末午后闷在房子里如困兽,可这样的文章看了个开头,便欲罢不能--于是我匆匆读完了马可鲁先生刚写完推荐看的《 无名年代》(无名画派主要成员叙述的关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北京艺术家们经历的回忆录,可以点击这里的连接看,作者刚完成初稿并未出版),写得真好!

    在下午西晒的太阳透过百叶窗撒进我的书桌上,光影绰绰,我睁不开眼,我呆坐了一会,心里叹气。多么激动人心的年代呵。浪漫的理想主义者的七八十年代。。错过了。哎。马先生和他的同代人们成长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可是他们又何其幸运而的穷困潦倒到只剩下对精神性的痴迷追求!

    多么干净而真诚的文字,在许多所谓“文人“那里我看不到。艺术家们(我指那些真正有修炼有情操有境界的艺术家)要真的开始写字了,好多现今市面上混着的文人们就都可以下岗了。恶俗,一宗罪。不求真知就知道嚷嚷,二宗罪。

  • 我不是北京人我也被狠狠的打动了一下。

    有人说高小松总是一副在给青春开追悼会的样子。

    干吗不。我们还要把这追悼会开的轰轰烈烈下去。开上一辈子。

    看高在新浪的博客,看的笑得洗礼哗啦,纯种北京人的幽默,中国语言的感觉,只有他们是玩儿着耍着的不绷着,当然就跟所有的高级幽默(当然也少不了有“粗俗”文字)一样,比如snoopy,比如麦兜,那个酸啊。。

    喜欢的一塌糊涂。

     

    一个北京人在北京

    词曲:高晓松

    德胜门灰色城楼,大栅栏灰色路口

    一模一样灰色的楼门牌号都生了锈

    麦当劳刚刚开门,肯德基还在打盹

    蹬着板车的南城老头也认识这几个英文字儿

    北京是个站牌,人们上车就登上舞台

    北京多么精彩,南城老头硬没看出来

    有一个人刚发财,有两个人在恋爱

    每个早晨醒来都相信今天会被鬼使神差

    有一个人刚失业,有两个人刚失恋

    每个夜里都有人在收拾行李决定离开

    北京是个课堂,中了状元就衣锦还乡

    北京是个战场,有人拚的黯然神伤 

    我衣锦没处还乡,我失恋没处疗伤

    我是个北京人就生在长在战场上

    过春节你们走了,说家乡话快乐吧

    可没了你们这儿还是那个梦一样的城市吗

    北京我的故乡,风沙红叶是我的成长

    北京我的梦乡,在梦里你蔚蓝金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