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偶然听到这个叫做Altan Urag蒙古乐队,惊艳。原生的蒙古乐器,揉和了民谣的亲和,摇滚的痴迷疯狂,古典的宏大高远。类似大提琴的两根弦的蒙古弦乐乐器音色凄美。

    http://v.youku.com/v_playlist/f3702165o1p0.html

    但是,更有意思的是推荐乐队的人是一个加拿大上市的蒙古煤矿企业的CEO,说要拿他们来作为推广其煤矿的蒙古本地乐队。

    此人是个长期生活在香港的澳大利亚人,偶然因采访认识。这...
  • 无名年代

    2006-09-17

     

    在小山似的阅读作业间隙,--天知道我怎么找出时间来读的,我一路小跑着上厕所,去洗衣房,大口吞咽食物混个饱,在阳光灿烂的周末午后闷在房子里如困兽,可这样的文章看了个开头,便欲罢不能--于是我匆匆读完了马可鲁先生刚写完推荐看的《 无名年代》(无名画派主要成员叙述的关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北京艺术家们经历的回忆录,可以点击这里的连接看,作者刚完成初稿并未出版),写得真好!

    在下午西晒的太阳透过百叶窗撒进我的书桌上,光影绰绰,我睁不开眼,我呆坐了一会,心里叹气。多么激动人心的年代呵。浪漫的理想主义者的七八十年代。。错过了。哎。马先生和他的同代人们成长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可是他们又何其幸运而的穷困潦倒到只剩下对精神性的痴迷追求!

    多么干净而真诚的文字,在许多所谓“文人“那里我看不到。艺术家们(我指那些真正有修炼有情操有境界的艺术家)要真的开始写字了,好多现今市面上混着的文人们就都可以下岗了。恶俗,一宗罪。不求真知就知道嚷嚷,二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