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

    2006-02-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vawoo-logs/1979612.html

     

     

     

    不同的城市掠过车窗,灰扑扑的房子,有高楼,有平房,行色匆匆的男女,有时髦的,有土里土气的,他们装饰了我的车窗,可耳机里只有那一首歌儿,“Come Away With Me”

     

    任是那里,我来了,然后便想逃了。哪里才是家啊。

     

    每隔那么一段时间,小亦就必须要去趟北京。这就跟鱼儿在水底待久了非得到水面来冒个泡,不然就闷的慌。

     

    说到底,她根本应该是个北京人,一到那儿,可就像是回家了似的,嘴皮也活泛了,人也像是活了过来似的,面颊绯红,活蹦乱跳。

     

    而北京人民呢,自然也是伸出双臂热情欢迎她的到来。于是,她顿顿不拉下好吃好喝,东城西城的赶场子忙。她常常想,当年父母若是坚定不移的在大学毕业的时候留在北京多好,那现在她怎么也是京城一大混了呀。

     

    但是,北京与其说是她的救世主,倒更像是她的迪士尼乐园,心动刺激有趣好玩,最近她甚至生出了想彻底留下的想法。想的紧了的时候,她吞口唾沫,自我安慰道:迪士尼就算是游客的天堂,但也没听说谁就变成了迪士尼乐园的常住居民啊。

     

    当然,这个迪士尼乐园里头虽然常常看上去乱糟糟的,大家过得好像都还挺悠然自得的――贵州酸汤鱼一锅能有上海两锅大,价钱倒还更便宜,几个人胡吃海喝一结帐起来也不像在上海那么心情紧张。

     

    关键问题不在迪士尼不能住人,关键问题只是:小亦发现,自己这么些年,竟然没赚什么钱或者说也没省下些什么钱来,说到房子,不由得有点窘迫。这个想法令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的她,有点儿不自在,尤其在看到北京的同学朋友们纷纷买房置业的时候。

     

    是啊,在这里社交和精神生活都可算是丰富,足有一打关系还算铁的各个时期的同学朋友可以噌饭,随便在万圣书园逛一圈,就恨不能抱一堆书回去,可有好久没见着这么多书摆在一块啦。

     

    但是在上层建筑之下毕竟还得有物质基础。几乎是平生仅有的几次,她有那么点遗憾自己不懂怎么挣钱。

     

    再有就是,虽然她总是有理由放任自己的各种小小要求,但是如今,这要是连根拔起来,牵连的可不单单是她自己,这可是关乎家庭责任感的大是大非问题。

     

    这天,老天真傻大姐小亦终于叹了口气,告诉自己,“该长大了!”。

     

    好个年华似水,流年似水啊。

     

    上一场还没玩儿够,这怎么就要赶下一场了呢?!

     

    分享到: